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她是曾经的乳腺癌病人,最懂病人需要什么 妃妃这1000顶爱心帽不一般【杭州日报】
作者:信息来源:OA发布时间:2018/2/9 14:16:01

 

她是曾经的乳腺癌病人,最懂病人需要什么 妃妃这1000顶爱心帽不一般

只有走过黑夜的人,才最懂得夜的黑

2018-02-08

记者 柯静 通讯员 孙美燕

帽子,在很多女人眼里,是遮阳保暖的好帮手,是拗造型的配饰,但在乳腺癌病人的眼里,帽子更是安全感和希望的寄托。

在浙大妇院外科,每年接诊近200多位乳腺癌患者,接受化疗,大把掉头发,这是不少女人暗自流泪,无法面对的一道坎。但在这五年,几乎每一个外科病人出院前,都会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——一顶吻合女性头型、但花式时尚的棉质帽。大家在赞叹医护工作人员想得周到的同时,只知道这帽子来自一个爱心患者,却鲜有人见过她。

昨日,这位坚持五年赠送爱心帽的神秘人士现身。谁也没有想到,她也曾是一位乳腺癌患者。

化疗后大把掉发 一顶爱心帽“救”了她

“戴着帽子蛮好看的,化疗很苦的,熬一熬就过去了。”

“看看我,现在挺好的,头发都这样长了。”

在浙大妇院外科病房,一位穿着白色棉袄、梳着丸子头的女士,正在给病房里的病人戴帽子,系上帽带,帽子扶扶正,坐在床上愁眉苦脸的病人有了笑容。

浙大妇院外科的护士长姚雪英告诉记者:“这就是叶妃妃,她已经给我们病房送了五年帽子,或许正是病人才懂病人的苦楚,每个病人都说这帽子设计得好。”

叶妃妃今年53岁,浙江慈溪人。2013年9月,她摸到自己乳房左侧有一肿块,于是到了当地医院检查。手术后的切片显示,叶妃妃得了乳腺癌。而后,完成保乳手术的叶妃妃在家人陪同下,在浙大妇院外科进行化疗。

“化疗很痛苦,但痛苦的还在后面。第一次化疗结束的第7天,我一摸头发,居然摸到大把大把掉下来的长发。”

生病前,叶妃妃视一头长发为宝贝,打理得很好,长发及腰。

“长发是女人的荣耀!我从小就这样想,但现在一头长发都要没有了!”受不了每天握着掉落的大把头发,叶妃妃一气之下,去理发店把一头长发剃掉了。“头发剃掉了,我心情是舒畅了,不用再摸着自己掉下的大把头发,但头顶光光的,怎么办呢?”望着镜子里光秃秃的脑袋,叶妃妃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家门。

叶妃妃跟自己的小姐妹吴丽萍诉说了自己的烦恼。吴丽萍听后,想着自家做布料生意,平时也常有棉质的碎料剩余,是不是可以给叶妃妃做个帽子呢?于是,她找到了当地的一位裁缝,设计了一款特别的帽子,并且学习了制作的手艺。戴上了爱心帽,叶妃妃坦然地走出了家门。

来回6个小时传递爱心帽

第二次化疗,叶妃妃戴着帽子去做化疗,相邻病床的病友看到叶妃妃的帽子,顿时眼前一亮,纷纷问她:“这么时尚的帽子哪里买的?”

“外面商店里,只有毛线帽子卖,我们乳腺癌病人,头发掉完了,晚上睡觉光着头也很冷,这样一顶纯棉的帽子,一来可以挡掉许多诧异的眼光,二来的确能给我们带来很多温暖,好像戴上帽子就有了女人的尊严。”叶妃妃说。

当时, 她心中一动,将朋友赠送的三顶帽子分发给了病友。但随着问及的人不断增多,叶妃妃想,自己能不能做一批帽子,赠送给更多的病友呢?

结束第二次化疗的叶妃妃,回到慈溪老家,把这打算和好姐妹吴丽萍一说,得到了朋友的大力支持。

吴丽萍按照裁缝打的帽子版样,再进行了改良设计,花色拼配得更为雅致,同时,还根据季节,分为了春夏款和秋冬款两种厚度的帽子。“我们专门选择纯棉材质,紧贴头皮的东西,总是要舒服一点的。”记者拿起来,仔细看了一下,帽带、帽身……大大小小有8片,按照当下的设计术语,全是立体剪裁和缝合,同时,为了足够舒服,帽子还设计为双层棉布,系带也比普通帽子长了一些。

这样一顶帽子做做要多久呢?“刚刚开始的时候,技术不熟练,一顶帽子要做一个小时,现在一个小时能够做两三顶了。”吴丽萍说。

吴丽萍制作,叶妃妃运送。最开始是叶妃妃在化疗期间,戴着帽子送到病房,而2014年1月24日,叶妃妃结束治疗后,她开始隔段时间就穿梭在杭州和慈溪之间。早上4点起床、6点出发,9点到杭州,来回6个小时,将一顶顶爱心帽子带到病友中。

1000顶爱心帽背后 只有走过黑夜的人,才最懂得夜的黑

“妃妃定期给病友们送帽子,到现在,送了超过1000顶帽子。”姚雪英估算了一下。

“我们会在患者进行第一次化疗的宣教时,送上帽子。平时也在治疗室放上一筐妃妃爱心帽,患者需要的时候可以自己取。这帽子在妇科肿瘤病房也很受欢迎。”

患者金女士在她第一次化疗后,就收到了这顶帽子。“去年9月21日,我进行了第一次化疗。化疗结束后,护士长送了我一顶漂亮的帽子,当时我感到很意外,还有这样一份礼物。护士长告诉我,这是一位病人赠送的。过了一周后,我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掉落,恰好就戴上这个帽子。”

现在,金女士已经是第7次化疗了,其间,一直戴着叶妃妃送的帽子。“我也幻想过送帽子的人会是一个怎样的人,今天终于见到了!很是惊喜和意外。”

化疗的过程是痛苦的,很多人都会想要中途放弃,金女士也不例外。“在第4次化疗完后,我真的想要放弃,幸好有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,对我进行耐心沟通,让我最终坚持了下来。”

金女士说的是志愿者,身份有些特殊,她们都是曾经的乳腺癌患者。在“天使美丽志愿者”服务队中,孔小杭就是其中一位。

“2014年,我被查出乳腺癌,而且已经发生了淋巴转移。当时双乳切除、淋巴切除,整整发烧了四个半月,走路像踩棉花一样。后来,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,加上家人朋友的鼓励以及我的乐观开朗,最终挺了过来。”孔小杭说。

只有走过黑夜的人,才最懂得夜的黑。所以当病友群招募志愿者,孔小杭马上报名了。

她和伙伴们花了半年的时间,经过6次的专业心理师培训和多次的肿瘤防治知识培训后,来引导和陪伴正在接受治疗的乳腺癌患者。

“我用自己跟肿瘤斗争的经历,鼓励病友,用自己的亲生经历,给一些化疗时的小贴士,或许有些面对医护工作者难以启齿的问题,她们都愿意对我说。”孔小杭说。现在,在浙大妇院外科病房,除了妃妃爱心帽,14位志愿者会定期到病房,鼓励帮助病友,让她们鼓起勇气,渡过难关。


详见《杭州日报》201828A11

链接

联系方式
  • 妇院微信

  • 妇院微博

  • 妇院APP

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574号

版权所有: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   浙ICP备05080900号
Copyright © 2016 Women's Hospital School Of Medicine Zhejiang University